心灵关怀 > 资讯 > 正文

【2019CPOS学术年会】讲述生命的医学叙事故事

2019-06-14刘晓红

丽塔·卡伦(Rim Claron)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内科学教授、内科医生及文学学者。她创造了“叙事医学”这一新兴领域。今天,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王一方教授通过《叙事医学》工作坊,描述医学人文的故事。

 “疾病不只是一个生物学事件,还是一个精神事件,无言的查体,缺乏叙事,患者自己都不能理解疾苦事件的意义。必然向叙事求教,疾苦的承担者也要成为讲述者,疾病的诊疗者,干预者也要成为倾听者、共情者、分担者,不仅关注疾病的生物学指标、疗效的获得,还要关注身心社灵的颠簸和颤抖,关注疾苦的历程和情节的变化。这是一个全新的临床范式与诊疗框架。叙事维度开启了质性研究与量化研究,循证与叙事的分野。”缘由此起,重新定义医学的:回应他人的痛苦,继而解除疾病带给患者的痛苦,让他们重新获得尊严,这就是叙事医学。一种新思维融合医疗技术与医学人文互洽,通过医患共同体文化、共情、反思等,寻找新的身心灵社全人医学观,用叙事书写生命的方法。

  循证医学视觉优先,叙事医学听觉优先。王教授说“叙事的倾听是亲近性的、参与性的、交流性的,我们总是被倾听到的所感染,相形之下,询证的视觉是间距性的、疏离性的,在空间上同呈现于眼前的事物相隔离。”医患认知分属两个世界,一个是我们的疾病(统计学意义上的疾病),一个是我的疾病(个体体验的疾病),医生的直觉是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,而患者的直觉是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。因此,医护人员运用叙事能力,不是替代科学与技术能力,而是获得一份见证痛苦的机会。同时获得一份反思职业目的的机会,与职业生活进行价值对话,获得职业精神的升华。

  “只有听得懂他人的疾苦故事,才能开始思考如何解除他人的苦痛”,这是叙事医学的信条。叙事研究的意义就是从生活故事中寻找疾苦与救疗的意义。叙事医学中的方法包括:精细阅读,反思性写作。即在医学实践中,重新审视四对关系:医生与患者、医生与同事、医生与社会、医生与本我。与病中的患者实现“共情”,同时不断地“反思”、优化医生的诊疗思维、实现职业自省,以这种开放的、自我省思的姿态来建构医生的精神生活。

  时间也是康复治疗中不可替代的元素,恢复进程的缓慢让时间几乎凝固。同时,也为医护人员预留了一片魔幻空间,患者讲述着他那充满个人魅力的主体间性的真实。高度个性化的疾苦体验。通过叙事情节化,最求疾病的因果、偶然和必然的转归。

  叙事医学中的伦理叙事将人性置于技术之上,跳出医患之间的契约关系(潜在的对立关系),开辟一个以主体间性为基础的关切、信任、共情关系,不是强调医患之间的分歧,而是寻找情感的纽带,去寻求融合,超越是-非、真-伪,发现(抵达)善-恶、荣-辱、高-下、清-浊、尊-卑,赋予医学生活以道德价值。


  倾听-共情-共同决策路径的开辟去讲述个人的生命故事。患者尽情倾诉,医者专注倾听,构成患者为中心的格局,由此抵达医患双方的认同,理解,由共情抵达共同决策。

  关注癌症叙事,如果说癌症是一次托付生命的壮游,彻动灵魂的远行,癌症文学就是一部记录人生历险的游记,这份游记不仅值得个人珍藏,值得每一个希望生命精彩的人细细品味、分享。

  癌症的文学隐喻:癌症是上帝的惩罚;癌症是命运的当头一棒(厄运降临在好人头上);癌症是苦海夜航,黑暗包围,冰冷包裹;唯有爱与希望是癌症家庭、癌症社区中的情感纽带与支撑,经历生命希望幻灭的心理历程。

  癌症是一场人文休克,需要写出来,说出来,分享开来!现代医学从追求科学,崇尚技术到彰显人文,表达人性,叙事医学推动临床医学转身。它的书写是患者的故事,是临床的证据,更是“全人”认知,是人文的临床干预。


编辑:刘晓红

摄影:何君


心灵故事story更多
将心灵关怀的理念一直传递下去
心灵探秘Confidential
  • 意义: 积极的倾听与自我表达,支持与鼓励,做到与病人真正意义上的尊重和平等。详细>>

  • 基本方法: 问候是一味安慰剂;关注 就是力量;倾听是一种美德;理解是一种宽容!详细>>

  • 任务与目标: 营造 "心灵驿站"促进沟通理解,体现生命价值 让生命面带微笑。详细>>

  • 服务流程: 临床心灵关怀, 评估、探访、医技科室 护士站 ... 详细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