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

吴一龙教授:要让肺癌病人“有药可用、用得起药、用得好药”

2021-11-24 16:11:0539健康网
核心提示:2021年11月将迎来第21个“全球肺癌关注月”,世界肺癌联盟在2001年发起这项全球性倡议,目的在于呼吁各国重视肺癌的预防,提高人们对肺癌的防癌、抗癌意识,普及肺癌的规范化诊疗知识。

2021年11月将迎来第21个“全球肺癌关注月”,世界肺癌联盟在2001年发起这项全球性倡议,目的在于呼吁各国重视肺癌的预防,提高人们对肺癌的防癌、抗癌意识,普及肺癌的规范化诊疗知识。国际癌症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,中国2020年新发肺癌病例高达81.6万例,排在世界前列。经过数代肿瘤科学家的努力,无论是治疗手段还是药物研发,中国肺癌的诊治均迎来深刻变革。近日,广东省人民医院、广东省肺癌研究所终身主任吴一龙教授在39健康采访中深度解析了肺癌治疗领域的最新变化和未来期许。

肺癌生存率达到新高度

作为肿瘤中的“头号杀手”,肺癌长期占据恶性肿瘤发病率和死亡率的首位,令人谈之色变。这一现状正在逐渐改变。吴一龙教授指出,在精准分期的基础上,对肺癌病人做基因分型和免疫分型,中国肺癌治疗已经建立一套规范的治疗方法和措施,肺癌的生存率达到一个新的高度。

“总体来讲,我们可以看到,目前肺癌总体生存率能够稳定在40%-50%之间。”吴一龙解释,数字显示:I期的病人经过手术为主的综合治疗,生存率大概是在63%-90%;III期的病人经过“多学科综合治疗”之后,生存率达到了42.9%;晚期的病人,如果有驱动基因的话,靶向治疗生存率达到了30%左右,免疫治疗也同样达到30%左右。这些数字加起来,我们可以看到肺癌5年生存率大概是在40%以上。这一点比起20年前肺癌5年生存率总体在16%的水平已经是一个巨大的进步。

《“健康中国2030”规划纲要》提出到2022年,中国总体癌症5年生存率不低于43.3%的目标。这是否意味着肺癌提前达成这一目标?吴一龙教授认为,目前这一数字仅仅是在最好的医疗机构、临床试验的结果,与临床实践仍存在差别,规范化治疗是最主要的问题。"要实现癌症治愈率达到40%以上,除了我们提供的治疗措施之外,还需要让患者有药可用、用得起药、用得好药,只有这三方面一起做到了才能实现健康中国的目标。”

肺癌治疗方式出现新变化

大众以往的认知中,晚期肺癌的治疗必须化疗,又因为担心化疗的副作用,不少病人不敢治疗,甚至放弃治疗。而随着肺癌临床研究的深入,肺癌的治疗方式也迎来变革。吴一龙教授表示,“化疗”在三大全身治疗的手段之中,副作用确实偏大一点。但是化疗本身也在进步,经过近20年的努力,化疗引起的血液毒性、呕吐等消化道症状、脱发等常见副作用均已经有所改善。从整个医学发展的角度来讲,目前的发展趋势是——如何在一定的条件下做到“去化疗”,即在有选择的情况下选择副作用更轻的治疗。

“免疫治疗出现之前,有了靶向治疗,我们已经完全实现了部分病人在一线治疗时候的‘去化疗’。比如说有基因突变的病人,我们一线使用的是EGFR-TKI,这是一种‘去化疗’。”吴一龙教授说,在免疫治疗中,目前有两种治疗模式,一种是单药治疗,一种是免疫治疗与化疗的联合,两种治疗各有千秋,单药治疗没有化疗的副作用,所以它的接受程度会更高。

作为KEYNOTE-042中国研究的牵头人,吴一龙教授指出,研究显示,PD-L1检测高表达(50%以上)的病人,能够从单药的免疫治疗中获益最大,疗效明显优于现在的化疗方案,生存期的数字几乎翻倍,这部分病人可以实现“去化疗”。

肺癌未来不仅仅是慢病化

创新疗法和不断涌现的新药正在给肺癌病人带来长生存的机会,肺癌慢病化已经逐步照进现实。吴一龙教授提出,慢病化的基本标准是病人能够活过五年以上。过去肺癌一到晚期,治疗效果是非常差的。如果只用化疗的话,有效率在30%-40%,也就是大概10个病人里面,只有3-4个病人可以看到肿瘤缩小,这种缩小维持的时间也只有6-8个月就会重新增大。在没有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之前,晚期肺癌的中位生存期只有12-14个月。这就完全提不上所谓的“慢病化”。

免疫治疗的出现,让部分肺癌病人的长生存成为现实。“像是我们老百姓俗称的“K药”,属于最早一批的免疫治疗。很多参加临床试验使用K药的患者,到现在有不少活过5年或者更长的,报道的5年生存率已经达到了31.9%。后来其他免疫研究报道的5年生存率也基本在30%左右。“吴一龙进一步解释:“通过免疫治疗,我们现在可以让三分之一的病人的生存能够超过五年。当我们有更多的病人慢性病化,我们下一步追求的目标是让患者活过十年。当有更多的患者活过十年了,我们那时候就可以说,这个病已经不是慢病化了,我们朝着治愈的目标又走了一大步。”

医疗科学技术的日益进步,肺癌患者生存期的不断延长,这其中也凝结了中国肺癌研究者的智慧及心血。在近二十年的时间内,中国肺癌研究者也把握住了两大机会,领导了全球部分研究的进展,把中国研究的成果推向了全世界,吴一龙教授补充道,“得益于我们新药研发政策的改变,我们中国的免疫治疗用五六年的时间,走完了全球十几年的道路,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。”

在谈及对我国未来肺癌领域的探索目标和期待时,吴一龙教授指出,今天来看,免疫治疗还是有一定的局限性,我们看到了有部分病人是没有效果的,或者是用了一段时间后没有效果,它的耐药机制又是什么?这个是值得我们探索的。“下一步我给予最大的希望是:超越今天的免疫治疗,开发出全新的免疫治疗,能够大大提高我们现在的治疗水平。”

特别策划
39热文一周热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