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

淋巴瘤、骨髓瘤治疗新进展,你get了吗?

2019-09-03 00:01:06医学界
核心提示:复发或难治性原发性纵隔B细胞淋巴瘤:O药方案初现疗效;滤泡性淋巴瘤:低免疫浸润或预示24个月内疾病进展风险高; 进展期多发性骨髓瘤:挽救治疗不能改善生存。


  复发或难治性原发性纵隔B细胞淋巴瘤:O药方案初现疗效;滤泡性淋巴瘤:低免疫浸润或预示24个月内疾病进展风险高; 进展期多发性骨髓瘤:挽救治疗不能改善生存。

  01

  复发或难治性原发性纵隔B细胞淋巴瘤:O药方案初现疗效

  根据发表在《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》的 2期CheckMate 436试验结果,对于复发或难治性原发性纵隔B细胞淋巴瘤(PMBL),纳武利尤单抗(俗称“O药”)与brentuximab vedotin联合治疗具有较高的抗肿瘤活性且安全性可控。

  研究人员表示,PMBL是一种罕见的侵袭性胸腺B细胞淋巴瘤,占非霍奇金淋巴瘤的2%~4%,占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(DLBCL)的10%。由于目前复发或难治性PMBL治疗尚无标准方案,其通常采用与其他DLBCL类似的方案治疗,因此患者迫切需要新的方案。该研究表明纳武利尤单抗与brentuximab vedotin两者可能具有协同作用,是复发或难治性PMBL的一种有前景的治疗选择。

  ■ 研究概要

  研究人员首先在1期CheckMate 436试验中确认了两种药物的使用剂量:纳武利尤单抗240mg IV,brentuximab vedotin 1.8mg/kg IV。

  在2期开放标签、多中心试验中,共有30例复发或难治性PMBL患者服用上述剂量的药物,直至疾病进展或发生不可接受的毒性。主要终点为客观缓解率(ORR)。

  中位随访11.1个月,结果显示,研究者评估的ORR为73%,完全缓解率为37%;盲态独立中心评估的ORR为70%,完全代谢缓解率为43%。

  第一次客观缓解发生的时间为中位1.3个月(范围:1.3~1.6)时,完全缓解(CR)在中位3.2个月(范围2.5~5.6)时。

  11例缓解的患者之后接受了异体(n=6)或自体(n=5)造血干细胞移植。

  6个月无进展生存(PFS)率为63.5%(95%CI 42.5~78.6),6个月总生存(OS)率为86.3%(95%CI 67.5~94.6)。

  中位缓解持续时间、中位PFS和中位OS尚未达到。

  大多数患者(n=25)经历了治疗相关不良事件,其中9例发生3级或4级中性粒细胞减少症。其他不良事件包括周围神经病变、血小板减少症、皮疹、外周感觉神经病和甲状腺功能亢进

  02

  滤泡性淋巴瘤:低免疫浸润或预示24个月内疾病进展风险高

  滤泡性淋巴瘤(FL)是最常见的惰性非霍奇金淋巴瘤,15%~30%的FL患者会在24个月内出现疾病进展(POD24),因此了解其免疫生物学特征至关重要。低肿瘤内免疫浸润与实体瘤预后较差相关,但目前尚不清楚FL患者POD24与免疫浸润之间是否存在类似的关系。

  近日,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Tobin JWD等研究发现,通过程序死亡配体2(PD-L2)表达水平评估免疫浸润的程度可能有助于识别有POD24风险的患者。

  ■ 研究概要

  研究人员采用定制代码集(包括五种免疫效应物、六种免疫检查点、一种巨噬细胞分子)检测数字基因表达,并将其应用于早期和晚期FL患者发现队列(n=132)。

  免疫浸润曲线在两个需要全身治疗的晚期FL患者独立队列中得到验证(队列1:n=138,患者接受利妥昔单抗联合环磷酰胺、长春新碱、泼尼松方案治疗;队列2:n=45,患者接受利妥昔单抗联合环磷酰胺、多柔比星、长春新碱、泼尼松方案治疗),选择后者是为了对经历POD24事件以及在≥在5年内没有进展的患者进行比较。

  研究结果显示,免疫分子表现出明显的聚集,无论分类为免疫效应物、免疫检查点或巨噬细胞分子,均表现为高表达或低表达。

  其中低PD-L2是区分不良预后患者的最敏感/特异的标志物,因此选择PD-L2来区分免疫浸润高(即高PD-L2)与免疫浸润低(即低PD-L2)的FL活检组织。免疫浸润高的组织中表达出更多的巨噬细胞和以及克隆性扩增T细胞群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免疫浸润低的FL亚组患者更多发生POD24事件(OR 4.32,c-统计0.81,P=0.001),并且在独立队列中得到验证(队列1:OR 2.95,c-统计0.75,P=0.011;队列2:OR 7.09,c-统计0.88,P=0.011)。

  研究还发现,基因突变在高和低免疫浸润组织间的比例相同,表明免疫浸润的程度捕获了不同于其突变特征的FL生物学特征。

  03

  进展期多发性骨髓瘤:

  挽救治疗不能改善生存

  德国海德堡大学医院Joanna Blocka等研究发现,对于诱导治疗后疾病进展(PD)的多发性骨髓瘤患者,通过挽救治疗加深缓解不能改善PFS或OS。研究发表在《Leukemia & Lymphoma》。

  ■ 研究概要

  这项回顾性分析纳入1991~2016年期间接受治疗的1599例骨髓瘤患者,旨在探索诱导治疗后PD的患者应接受挽救治疗还是直接接受自体干细胞移植(ASCT)。

  其中931例(58.2%)为非试验患者(NTP),334例参加GMMG-HD3试验[长春新碱、多柔比星和地塞米松(VAD)诱导治疗+干扰素维持治疗 vs 沙利度胺、多柔比星和地塞米松(TAD)诱导治疗+沙利度胺维持治疗],324例参加GMMG-HD4试验[VAD诱导治疗+沙利度胺维持治疗 vs 硼替佐米、多柔比星和地塞米松(PAD)诱导治疗+硼替佐米维持治疗]。

  23例(1.4%)患者由于疾病进展接受挽救治疗,并在第一次ASCT前加深了肿瘤缓解。其中12例诱导治疗接受了新型药物,11例未接受。

  研究显示,在1599例患者中,在第一次ASCT前5.3%达到CR,71.8%部分缓解(PR),9.7%微小缓解(MR),5.7%疾病稳定;7.5%(120例)的患者在最后一次诱导治疗和ASCT之间PD。

  比较发现,PD和至少SD的患者之间的PFS和OS无显著差异,无论是单变量分析还是多变量分析;在接受新型和非新型药物治疗的患者中,第一次ASCT前缓解的预后价值也没有差异。

  不过在接受新型药物治疗的亚组患者中,PD患者相比非PD患者的PFS和OS均显著更差,无论是单变量分析还是多变量分析。与之相反,在未接受新型药物治疗的患者中没有观察到这种关联。

  研究人员进一步比较了在PD后直接进行ASCT的患者与PD后接受挽救治疗并在ASCT前至少SD的患者的预后,结果显示,通过挽救治疗加深缓解并没有改善PFS(HR 0.71,95%CI 0.28~1.80,P=0.5)和OS(0.77,0.30~1.95,P=0.6),无论是接受新型药物治疗(PFS:0.66,0.23~1.85,P=0.4;OS:0.76,0.27~2.15,P=0.6),还是未接受新型药物治疗方案(PFS:0.86,0.36~2.07,P=0.7;OS:0.80,0.34~1.91,P=0.6)。

  虽然该研究分析的挽救治疗队列的样本量较小(n=23),且多变量分析没有考虑细胞遗传学因素,但研究结果表明初始未应答者更可能受益于直接移植而非挽救治疗。

特别策划
热门问答更多
淋巴瘤
  • 依托泊苷软胶囊

    主要用于治疗小细胞肺癌,恶性淋巴瘤,恶性生殖细胞瘤,白血病,对神经母细胞瘤,横纹肌肉瘤,卵巢癌,非小细胞肺癌,胃癌和食管癌等有一定疗效。[详细]

    去看看 ¥170.0
  • 六甲蜜胺胶囊

    本品用于卵巢癌、SCLC、恶性淋巴瘤、子宫内膜癌的联合化疗,对卵巢癌及SCLC疗效尤佳。[详细]

    去看看 ¥0.0
  • 复方环磷酰胺片

    适用于恶性肿瘤、多发性骨髓瘤、淋巴细胞白血病、神母细胞瘤、卵巢癌、乳癌以及各种肉瘤及肺癌等。[详细]

    去看看 ¥85.0
推荐医院更多
北京协和医院 三级甲等
擅长淋巴瘤专家更多
蒋子栋副主任医师 北京协和医院

擅长领域:眩晕,突聋、耳聋,中耳炎、尤其在小儿腺样体肥大、鼻窦炎、鼻息肉、声带息肉,早期喉癌,鼻咽癌等疾病治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