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

1/5血液肿瘤患者存在血栓或出血风险,你了解多少?

2019-06-30 00:35:10医学界
核心提示:1/5血液肿瘤患者有血栓或出血,应个体化预防;儿童急性髓细胞白血病缓解诱导治疗:氯法拉滨或可替代蒽环类和依托泊苷;复发或难治性皮肤T细胞淋巴瘤:IPH4102安全且有潜在治疗活性。


  1/5血液肿瘤患者有血栓或出血,应个体化预防;

  儿童急性髓细胞白血病缓解诱导治疗:氯法拉滨或可替代蒽环类和依托泊苷

  复发或难治性皮肤T细胞淋巴瘤:IPH4102安全且有潜在治疗活性。

  01

  1/5血液肿瘤患者有血栓或出血,应个体化预防

  一项由丹麦研究人员开展的基于人群的队列研究显示,约1/5血液肿瘤患者会发生严重并发症,即10年内经历过心肌梗死(MI)、缺血性卒中、静脉血栓栓塞(VTE)或需要住院治疗的出血[1,2]。研究结果发表于《Journal of Thrombosis and Haemostasis》。

  主要研究者、丹麦奥胡斯大学医院的Kasper Adelborg等对丹麦2000~2013年间3.2万余例血液肿瘤患者进行分析发现,患血液肿瘤后任何血栓栓塞或出血并发症的10年绝对风险为19%,其中MI为3.3%,缺血性卒中为3.5%,VTE为5.2%,出血为8.5%。

  与匹配的一般人群相比,血液肿瘤患者患血栓或出血风险显著增加:

  MI:增加40%(HR 1.36);

  缺血性卒中:增加20%(HR 1.22);

  VTE:增加两倍多(HR 3.37);

  需住院治疗的出血:增加一倍多(HR 2.39)。

  Adelborg表示,因血液肿瘤类型不同,其疾病经历也迥然不同。有些患者特别容易患血栓,而有些患者有较高的出血风险。应对患者进行个体化治疗,并给予更好预防策略。

  Adelborg指出,如果一个人患血栓的风险很高,使用抗凝药物治疗可使一些患者受益。但若是出血风险较高,抗凝药物则是不可取的。这是临床上的一个难题。因此,该研究设定目标探讨各类型血液肿瘤的最重要的疾病风险是什么。例如,对于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,该研究表明,其10年内出血风险约为15%,而血栓风险较低。这意味着,医生应意识到这些患者有很高的出血风险,进而不开太多抗凝药物。

  他还指出,对于每个患者,需权衡血栓和出血的总体风险,包括在选择治疗药物前考虑患者的年龄、病史、其他疾病和生活方式等。

  02

  儿童急性髓细胞白血病缓解诱导治疗:氯法拉滨或可替代蒽环类和依托泊苷

  多中心、随机、III期临床试验AML08研究显示,在儿童急性髓细胞白血病缓解诱导期,使用氯法拉滨和阿糖胞苷或可减少蒽环类药物和依托泊苷的需求,并降低心肌病和治疗相关癌症的发生率[3]。

  研究结果发表于《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》。

  为了识别对急性髓细胞白血病患儿的有效、低毒的治疗方法,研究者将氯法拉滨引入缓解诱导的第一疗程,以减少柔红霉素和依托泊苷的暴露。

  具体为:研究于2008~2017年间从8个临床中心共纳入285例患者,其中262例被随机分配接受氯法拉滨和阿糖胞苷(Clo+AraC,n=129)或高剂量阿糖胞苷、柔红霉素和依托泊苷(HD-ADE,n=133),作为第一诱导疗程。

  第二诱导疗程包括低剂量ADE单用,或与索拉非尼或伏立诺他联用。此外,巩固治疗包括额外的2~3疗程化疗或造血细胞移植。

  研究根据初始缓解诱导第22天的遗传学异常和微小残留病(MRD)水平确定最终风险分类。主要终点为第22天MRD水平。

  结果显示,285例患者中有263例(92.3%)治疗2个疗程后出现完全缓解。诱导失败病例包括4例早期死亡和15例耐药。

  接受Clo + AraC治疗且可评估的121例患者中有57例(47%)的第22天MRD水平呈阳性,而HD-ADE组第22天MRD水平呈阳性的患者比例明显较低(42/121例,35%,OR 1.86,P=0.04)。

  尽管如此,但Clo+AraC组和HD-ADE组的3年无事件生存率(52.9% vs 52.4%,P=0.94)和总生存率(74.8% vs 64.6%,P=0.1)均没有显著差异。

  03

  复发或难治性皮肤T细胞淋巴瘤:IPH4102安全且有潜在治疗活性

  一项国际、开放标签、1期、首次人体(first-in-human)试验显示,对于复发或难治性皮肤T细胞淋巴瘤患者,特别是Sézary综合征患者,抗KIR3DL2单抗IPH4102治疗有良好安全性、令人鼓舞的临床治疗活性。若在未来试验中得到证实,IPH4102将可成为这些患者的新型治疗选择[4]。研究结果发表于《Lancet Oncology》。

  IPH4102是一种靶向KIR3DL2的首创(first-in-class)单克隆抗体。KIR3DL2是高度多态性的杀伤细胞免疫球蛋白样受体家族成员之一,在皮肤T细胞淋巴瘤中广泛表达,尤其是Sézary综合征患者(超过85%)。该研究旨在评估IPH4102在皮肤T细胞淋巴瘤中的安全性和治疗活性。

  该研究在美国、法国、英国和荷兰的五所学术医院开展,分为剂量递增和队列扩展两个试验部分。在剂量递增部分,采用加速3+3设计评估10个剂量水平的IPH4102,静脉输注剂量范围为0.0001 mg/kg~10 mg/kg。

  患者纳入标准为具有组织学证实的复发或难治性原发皮肤T细胞淋巴瘤、东部肿瘤协作组体能状态评分≤2、年龄≥18岁、先前至少接受过2次全身治疗。主要终点是在治疗前2周内出现剂量限制性毒性,定义为毒性等级3或更严重持续≥8天,但除外淋巴细胞减少症。次要终点包括全局总体缓解(global overall response,定义为获得完全缓解或部分缓解的患者比例)、缓解持续时间和无进展生存。

  结果显示,2015年11月4日至2017年11月20日期间,共入组44例复发或难治性皮肤T细胞淋巴瘤患者,其中35例(80%)患者为Sézary综合征,8例(18%)为蕈样真菌病,1例(2%)为原发皮肤T细胞淋巴瘤(未另行说明)。

  在剂量递增部分,没有患者报告剂量限制性毒性,因此未确定最大耐受剂量。试验安全委员会建议,固定剂量(flat dose)750 mg,即相对应的最大给药剂量用于队列扩张部分。

  最常见的不良事件包括外周性水肿(27%)和疲劳(20%),均为1~2级。最常见的3级或更严重不良事件是淋巴细胞减少(7%)。1例患者在IPH4102停药6周后发生可能与治疗相关的暴发性肝炎,随后死亡。

  在疗效方面,中位随访时间为14.1个月,全局总体缓解比例为36.4%(16/44),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13.8个月,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8.2个月。

  对于Sézary综合征患者亚组,全局总体缓解比例为43%(15/35)。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13.8个月,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11.7个月。

  可见,该研究提供了初步令人鼓舞的证据,表明IPH4102可能是复发或难治性Sézary综合征患者的有前景治疗选择。

  研究者指出,目前一项多队列、2期试验(TELLOMAK)正在进行,以确认IPH4102对Sézary综合征患者的治疗活性,并探讨IPH4102在其他表达KIR3DL2的T细胞淋巴瘤亚型中的作用。

特别策划
39热文一周热点
淋巴瘤
  • 依托泊苷软胶囊

    主要用于治疗小细胞肺癌,恶性淋巴瘤,恶性生殖细胞瘤,白血病,对神经母细胞瘤,横纹肌肉瘤,卵巢癌,非小细胞肺癌,胃癌和食管癌等有一定疗效。[详细]

    去看看 ¥170.0
  • 六甲蜜胺胶囊

    本品用于卵巢癌、SCLC、恶性淋巴瘤、子宫内膜癌的联合化疗,对卵巢癌及SCLC疗效尤佳。[详细]

    去看看 ¥0.0
  • 复方环磷酰胺片

    适用于恶性肿瘤、多发性骨髓瘤、淋巴细胞白血病、神母细胞瘤、卵巢癌、乳癌以及各种肉瘤及肺癌等。[详细]

    去看看 ¥85.0
推荐医院更多
四川省人民医院 三级甲等
擅长淋巴瘤专家更多
邓清华 杭州市肿瘤医院

擅长领域:主任医师,杭州市肿瘤医院院长助理,肿瘤放疗科主任,肿瘤放疗中心主任。擅长肺癌、胃癌、食管癌、肝癌、胰腺癌、结直肠癌、淋巴瘤、前列腺癌、软组织肉瘤等疾病以放化疗为主的综合治疗。